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 页 新闻中心 云霄论坛 生活 灯谜 旅游 找商家 搜索
我要投稿

TOP

云霄民间故事:丁连长案
2010-09-05 11:05:55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方阿哲 【 】 浏览:1572次 评论:0

    民国三年(1914年)1月,荷步村庵尾埕社周氏“则昌堂”派下,阔嘴厅派子孙,因争执祖业公产发生纠纷,引起家变,致死人命。死者一方向云霄县府控告,县知事陈灿华带常备丁连长及数十名官兵,前往荷步捉拿案犯。被告一方得知消息,听到官兵到来,早已走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 陈灿华等来到庵尾埕,见抓不到凶手,便下令挨户搜查。丁连长与手下士兵巴不得有此机会,顿时争先恐后穿堂入室,翻箱倒柜,抢掠细软,侮辱妇女,一时间,全村鸡飞犬吠,打砸声、哭骂声乱成一团。村中富户“吉利头家”有许多鸦片,都被顺手牵羊洗劫一空。
    本是庵尾埕一社之事,士兵们抢得手热。把搜查范围扩大到荷步全村,于是激起民愤,纷纷抗拒搜查。官兵见群众抗议拒,便用毛瑟枪射击。因毛瑟枪是铅弹,近身打不死人。有群众发现,走远的被打死,而近身的只受轻伤,于是壮起胆,号召全村,操起锄头扁担,向官兵反戈一击。经过一场混战,竟将丁连长和6名士兵打死(一说为20多人)。陈灿华见此案不可收拾,急忙集合残部狼狈退回镇城。据传说,有位名叫周丁蛮(一说为周浚)的农民见丁连长手上戴着玉镯,用手捋不出来,便拿菜刀砍断其手,把玉镯拿走。
    百姓打死官兵,自然非同小可。陈灿华回到镇城,立即向漳州府和省府详报,要求武力剿办。荷步方面,自知杀死官兵,把祸闯大,面临抄家灭族的危险,全村乱哄哄,有的已经准备弃乡离土,远走他乡。时逢“宝来兴”潮剧戏班班主周春根曾在一年前在平和下寨联宗献演,与该村一些头面人物熟悉,又曾拜访时任福建省议员的宗亲周道南。经反复计议,六房家长周燕语提出,派周春根前往平和下寨求救。
    周道南(1885-1939年),字太初,时任福建省议员。虽年未满30岁,但办事老练,能主持公道,因而在政届颇有声望。他听完周春根述说事件的详细过程后,觉得虽然事涉官府,干系重大,十分棘手,但官方纵军扰民,激起众怒,也属事出有因。况且涉及到宗亲,岂能坐视不救。他对周春根安排了一些交带,立即动身赶赴漳州和省城。
    当时省政府接到陈灿华的详呈,已经做出批示,决定调查厦门海军配合云霄、诏安、漳浦三县的地方部队,对荷步进行“剿办”。这时,周道南也已赶到漳州,他拜访了有关官员,将案情发生始末进得了剖析,指出荷步所为,虽属野蛮,但云霄知事陈灿华处理不妥,纵军扰民,导致官逼民变,也难辞其咎。在其建议下,由漳州府按实具呈报省,然后,他动身前往福州。至福州后,经向省有关议员、官员陈说案情,运用省议会的作用,促使省府将此案由“剿办”改为“查办”,委厦门海军某舰周舰长,全权处理此案。周道南见案件已有转机,随即赶回荷步,做了一翻妥善安排。
    厦门海军某舰周舰长带兵乘舰到达北岐头(一说为漳浦下寨)停泊后,只身微服步行来到荷步村。只见村中青壮男女都已外逃,有的连门板户扇都拆掉了。仅留下一些白发苍苍的老叟村妪,在村口跪地喊冤,全村一片凄凉。周舰长动问一番案情,又得知全村都是周姓之后,已存解脱之意。
周舰长到达县城后,经过查问核实,便做出几条判决:一、庵尾埕社因争执公产致死命案,由被告向原告方赔银若干;二、县府缉拿凶手,纵兵扰民,致生事变,应负有责任;三、荷步村打死官兵,必须限期交出凶手,以正国法。
    荷步村各房家长见凶险已过,便立即摊款买了村中一位名叫周文理的神经病人(一说为数名),了结此案。未几,陈灿华卸任,案件也就完结。
    案后,荷步村为感谢宗亲周道南斡旋解厄之恩,筹集了1200元银两,专程挑到平和下寨,要酬谢周道南。周道南说:“我是本省议员,主持公道,为民请命,义所难辞,岂有受此厚礼之理”,坚辞不受。而荷步族亲又执意不肯挑回,后经协商,将此银子作为办学资金,建立一所下寨子小学,立碑记于校门口,建校时间为民国四年(1915年)。

作者:方阿哲

27
Tags:云霄 民间故事 连长 责任编辑:副站长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云霄民间故事:进士骨 下一篇云霄民间故事:粤军刘志明事件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