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 页 新闻中心 云霄论坛 生活 灯谜 旅游 找商家 搜索
我要投稿

TOP

《孔乙己》 工厂版
2009-09-24 19:33:12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 【 】 浏览:584次 评论:0
    厦门的工厂的格局,是和别处差不多的,都是在工业区内有一幢气派的大楼,楼里面安装着若干条生产线,可以随时开工。
 
    做工的人,早上上了班,每每用十二个小时干上一个班——那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个班只要八小时。沿流水线站着,做一天可挣50块,倘肯多加两小时班,便可以得到每小时1.5倍的加班费和七八块钱的额外餐补;如果遇上周末或节日加班,那就可以赚到平时两倍到三倍的工资。但这些工厂多是些国内企业,大抵没有这样大方,只有少许外资企业,才会在周末的时候安排员工加班,使他们多挣上百八十块。

    我从十八岁起,便在咸亨公司做职员,经理说我样子太傻,学历又不高,怕做不了办公室白领,就在车间做点基层管理的工作。车间里面的员工管理,虽然没那么复杂,但他们唠唠叨叨夹缠不清的也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到每个月的工时表,看看餐补有没有少,看看加班费有没有算清,又要亲自看打到自己银行卡上的钱一分不错,然后放心。在这严重监督下,做点假账也很为难,所以过了几月,经理又说我干不了这事,幸亏荐头情面大,是劳动局的领导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在生产线上做事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    我从此便整天站在流水线旁,专只管我的岗位,虽没什么失职,但总觉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经理是一副凶脸孔,主管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陈世美到线上来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记得。

    陈世美是穿着工装而不用在生产线干活的唯一的人,他的职务是车间5S检查专员。他身材很高大,白青脸色,神色间略带些忧伤,留着些稀疏的胡茬子。穿的虽是工装,却十分干净整洁,似乎每天要洗个两三遍,还要熨平整。他和他老婆关系并不太好,常背着他老婆在外找女人。因为他姓陈,别人又对他的生活作风很不以为然,就为他起下了一个绰号,叫作陈世美。陈世美一到线上,所有干活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到,“陈世美,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对线上员工说,“把你们的厂牌都戴好点,把物料摆放整齐些。”便拿出一叠表格来填写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叫嚷道,“你一定又去和别人女人幽会了!”陈世美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........”“什么清白?上星期天我亲眼见你在公园里和一漂亮美眉约会,被你老婆抓住,两人当场就打起来了!”陈世美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红颜知己又不是情人......知己!.......异性之间正常交往,能算幽会么?”接连便是感叹的话,什么‘千金易得’,什么‘知己难求’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;车间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  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陈世美原来也谈过好几次恋爱,但终于娶了一野蛮女友做了老婆,感情又不太好,于是愈过愈别扭,弄到将要离婚了。幸而他岳父家底丰厚,看在钱的面上,他尽量迁就他老婆,希望将来可以分到些财产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毛病,便是喜欢拈花惹草。老实不了几天,便会被他老婆人赃俱获,抓个现形。如是几次,他老婆看管他越严了。陈世美没办法,只好用手机上网来泡妹妹。但他在我们车间里,品行却比任何人都好,就是从不会骚扰女员工。虽然很多女员工穿着工装依然难掩天生丽质,便陈世美面对她们的时候,只顾工作,决不说些出格的言语。有时工作量太大,当天的表格无法按时做完,便先挂在车间的5S看板上,到月底准会做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 陈世美检查过半条线后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陈世美,你当真谈过很多次恋爱吗?”陈世美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那你怎地选了个泼妇做老婆呢?”陈世美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全是些‘拥有时不懂珍惜,失去后才知后悔’之类,一些感叹人性的话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,车间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   在这些时候,我们大家都可以附和着笑,经理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经理见了陈世美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陈世美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较拘谨的人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谈过恋爱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谈过,......我便考你一考。结了婚,怎样才能和老婆搞好关系?“我想,三天两头和老婆吵架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陈世美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”不知道罢?......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方法应该记着,将来做人老公的时候,过日子要用。“我暗想,我结婚还早着呢,而且每个女人的性格脾气也各不一样;又好笑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平时多去丈母娘家送送礼,干干活么?”陈世美显出极高兴的样子来,将两个手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手中的文件夹,点头说,“对呀,对呀!......讨好老婆有四种方法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呶着嘴走远。陈世美刚打开夹子拿出稿纸想写给我看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 有几回,陈世美在隔壁车间巡检,那些员工也围着他取笑。他便给他们一人记上一个‘良’。员工们得了‘良’评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表格。陈世美着了慌,伸开五指将表格罩住,弯下腰去说道,”够好了,已经够好了。“直起身又看了看他们的仪容和岗位整洁度,自己摇头说,”够好,够好,能记‘优’吗?不能了。”于是这一群员工都在笑声中走开了 。

    陈世美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
    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经理正在慢慢的巡线,取下5S看板上的表格,忽然说,“陈世美好久没上班了。还欠着两周的表没做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来了。一个正做事的员工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......他被打花了脸。”经理说“哦”,“他总是仍旧出去找女人。这一回是自己发昏,竟然和他小姨子好上了。他岳父的小女儿,碰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“怎么样?先写认罪书,后来就是打,他老婆和他丈母娘轮流打他,打了大半夜,被打得满脸的伤痕,差点毁容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被打得差点毁容,没脸见人了。”“打伤了脸后怎样呢?”“怎样?.......谁晓得?许是离了。”经理也不再问,仍旧慢慢巡他的线。

    中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车间整天开着暖风,也须穿上毛衣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多少生产任务,我正坐在流水线旁休息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不要坐得靠流水线那么近,违返安全规定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人。站起来向对面一望,那隐世美便在生产线对面的物料旁站着。他脸上的伤已好了大半,隐约还有些痕迹;穿着那身整洁的工装,还是那本文件夹,用双手抱在胸前;见了我,又说道,“别坐的离流水线那么近。”经理刚好走过来,一面说,“陈世美么?你还欠着上个月的表没做好呢!”陈世美很颓唐的回头答道,“这.....下周一定做好,今天的下班前就可以做好,你让他们把岗位都整理整理。”经理仍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陈世美,你又去乱搞女人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不是你勾搭你小姨子,怎么会脸上这么多伤?”陈世美低声说道,“摔倒......摔,摔.........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经理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经理都笑了。我站了起来,走到稍远的地方再坐下。他打开表格,记上一个‘良’,我签过名再交还给他,见他手上也有许多伤痕,原来他真被打得不轻。不一会,他做完表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快步的走出了车间。

    自此以后,又长久 没有看见陈世美。到了年关,经理取下看板说,“陈世美还欠一个月的表格呢!”到了第二年年初,又说,“公司已经招到了替陈世美的新人!”到了中秋再到了年关,也没有看见他。

   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到——大约陈世美的确已经离婚并离开这座城市了。
3
Tags:《孔乙己》 工厂版 责任编辑:副站长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遇见那场意外 下一篇不是简单的两个字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